SOHO中国 首页

新闻与媒体

《建筑实录》丽泽SOHO: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又一地标建筑

2020-01-02 来源:《建筑实录》 作者:Joseph Giovannini

众多的商业高层办公楼可能会让城市变得更加人满为患,但绝大多数的高楼其实是具有反社会特征的。空荡的大堂、沉默的电梯厅、孤立的人群取代了街头生活。厚实的混凝土核心筒将使用者隔离在外,将建筑一侧的人与另一侧的人隔开。像薄饼一样堆叠的楼板阻断了楼层间的相互交流。经过分割、分层的独立高层建筑,挤压出现代建筑的伟大主题:空间,同时也在不断消除联结社会的媒介。

由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HA)设计的丽泽SOHO,伴着在中庭的银河灯光秀于11月在北京盛大开幕,开创了高层办公楼的新类型。这座高达45层的螺旋状建筑环绕着世界上最高的200米中庭(637英尺),以优雅的希腊圆柱卷杀形式內弯。丽泽SOHO可能因天际线上轻盈的轮廓而闻名,也因自克莱斯勒大厦(美国)以来未见的建筑智慧而闻名。但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一个开放的体块而不是一个封闭的内核,在一个像纽约街道一样紧凑和私密的空间中培育社区。两幢塔楼都有独立的核心筒,由钢桁架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稳定的结构单元,所以每幢塔楼基本都可作为独立的建筑运营。面向中庭的内立面设计成玻璃幕墙形式,彼此相对。在任何楼层,你都可以看到对面楼内人们领带的颜色。

丽泽SOHO是扎哈·哈迪德大师在2016年去世之前的最后作品之一,这座建筑的概念在她职业生涯的早期就已经生根,当时她已致力于在她的建筑中创造公共空间,作为激活生活和社区的一种形式。比如,在辛辛那提,她将人行步道引入罗森塔尔当代艺术中心的大厅,形成了“城市地毯”。公司合伙人帕特里克•舒马赫,现在是伦敦公司的负责人和参数化主义的代表人物,认为数字平台上建立的社交网络并不能替代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后者和古希腊集会和古罗马城市广场一样悠久和必要——但是可以对它进行完善,加强和扩展。

为了使丽泽SOHO更加开放,哈迪德和舒马赫在椭圆柱的中心做了一个简单的体量切割,自上而下切除一个板片,将两排电梯分别推至两侧,开放核心筒,形成一个烟囱式的空间直冲屋顶采光天窗。

这座建筑的形状就像一个不规则的双螺旋,它围绕着中庭中心的一个点扭转。面向中庭的幕墙立面如回旋涡流般螺旋式上升。扭转的力量与古代艺术家在梵蒂冈塑造的贝尔维德雷躯干和拉奥孔等雕塑中展现的力量相同。中庭不是一个静态的空间,而是一个矢量形式,引导人们向上看,随着办公空间布局的进退变化,内幕墙表皮在不同楼层也将呈现凹凸起伏的变化。建筑外立面,建筑师将外立面幕墙上的玻璃模块层层搭接、交错排布,如鱼鳞般,以实现建筑连续的曲线形状。

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对于建筑有三个原则:实用、坚固及美观,丽泽SOHO是这三个原则的典范,而且在美观上更是非同寻常。随着丽泽SOHO的完工,附近的人们竞相前来,希望能近距离地观赏这个“新邻居”。到了晚上,随着楼宇的点亮,南北两塔之间通高梭形玻璃中庭像火焰一样扭转向上,甚是壮观。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中国区总监、项目总监大桥谕解释了这一扭转。中庭的轴线在地下室与一条对角线穿过基地的地铁线保持一致,但是建筑师在塔楼上升时将其旋转了45度,使其顶部呈现与周边道路平行的状态。地下室的功能与地下的基础设施相呼应,同时还将配置四层商业空间及服务设施。

旋转建筑内部产生的扭转力反映在内幕墙上:建筑师通过倾斜的柱子和扇形的楼板记录力的垂直投影,从而找到扭转点和突变点。

筒状轮廓响应了开发商SOHO中国的要求:即在总面积为186万平方英尺的商业空间里,45层楼的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建筑面积。开发商要求最小的核心筒周长尺寸为27英尺,最大为47英尺。消防通道的约束决定了塔楼底部的最窄尺寸;最宽的楼板位于中区。

舒马赫在开业典礼上发表讲话时表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高耸的中庭就已经运用在约翰·波特曼在美国设计的酒店里。建筑师们仅仅是把这种设计想法运用到一个商业办公大楼里。但实际上这个概念已经远远超出了它最初的形式——波特曼的垂直中庭空间让人感觉冰冷,产生距离感。

参数化的工具以准确的精度整合了建筑各个系统,并产生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螺旋形式,使一切成为可能。丽泽的设计达到了LEED金级标准,包括光伏发电、屋顶绿化以及由这些系统控制的先进的环境能效。参数化主义者舒马赫简短评价道:“这是一个完全数字化控制的设计和数字化控制的建筑。”

对他来说,这个项目证明了这样一个理论:即使在北京过度建设的写字楼市场中,一个完全无缝一体化的建筑综合体也相当具有商业竞争力。自2004年扎哈·哈迪德获得普利兹克奖以来,SOHO中国已经与她的事务所合作完成了四个项目。SOHO中国并非一个宽容的艺术赞助商,而是一个知识渊博、积极进取的开发商,他们明白崇高的目标将会脱颖而出,为他们的建筑带来声望、吸引力和独特性等竞争优势。

丽泽商业区坐落在拥挤的北京西南部,周围的高楼大厦数量可观、但是造型单调、保守。而丽泽SOHO,一座集智慧和超凡魅力的独特建筑在此拔地而起,十分引人注目。作为一座超级高科技建筑,丽泽SOHO看起来像有机而非机械:它表达了新机械的灵魂。丽泽SOHO具有象征意义的大胆,揭示了一个愿意冒明智风险的国家在文化和创业方面的雄心。在中国这样具有深厚历史积淀的国家,丽泽SOHO指向深远发展的未来。

Photo © Hufton+Crow